广告发布联系QQ:2806149615

1750亿!医药首富夫妇身价逆袭路,从落魄小厂到年净利40亿-股票交易软件手机版

股票学习论坛 股票学习论坛 10月10日 17:27

2019年10月10日,胡润研究院发布2019胡润百富榜。

1750亿!医药首富夫妇身价逆袭路,从落魄小厂到年净利40亿

2019年是胡润研究院自1999年以来连续第21次发布“胡润百富榜”,上榜门槛依然保持在20亿元之上。

上榜企业家财富统计的截止期限为2019年8月15日。

根据最新榜单,马云家族以2750亿财富连续三年成为中国首富,马化腾财富上涨200亿,以2600亿位居第二,恒大地产老总许家印财富缩水400亿,以2100亿位列第三。前五位身价增幅最大的,莫过于孙飘扬、钟慧娟夫妇。

钟慧娟掌门的翰森制药(豪森药业)于2019年6月港股上市,目前市值稳定在1300亿元(港币)左右,孙飘扬掌门的恒瑞市值连续处于3500亿元的高位,带动孙飘扬钟慧娟夫妇财富上涨925亿,以1750亿新进前10,位列财富榜第5,是毫无争议的医疗首富。

胡润表示:“孙飘扬、钟慧娟夫妇创造了一个世界第一,夫妻两人都创立了规模可观的独立企业。”

1750亿!医药首富夫妇身价逆袭路,从落魄小厂到年净利40亿

孙氏家族药界夫妻店:从落魄小厂到明星药企的逆袭

恒瑞制药的前身是江苏连云港制药厂,诞生于1970年,草创之初也就“几口大缸、大锅”。到1982年,还是一个制造止血消毒药水的小厂,技术和产品始终是原始而落后的。

孙飘扬是1982年被分配到这个厂里上班的,他出生于1958年的江苏淮安金湖,考上了素有“药界黄埔”之誉的中国药科大学药物化学专业本科,后在南京大学攻读硕士学位。

因为成绩优异,他毕业后被直接分配到了这个制药厂做技术员,一干就是八年。

在这期间,他被调到医药工业公司做过科研处副科长,还当过副厂长,但由于厂子不好看他,他并没有发挥什么作用。

他清楚的看到了厂里的问题:厂里生产的产品都是低技术含量、低利润率、高市场竞争的产品,一家药企如果没有自己的研发能力和独家高竞争力的品种,必然会被市场淘汰。

彼时的小厂,可以说是日薄西山,年利润只有8万元,养活着300多人,经营步履维艰,陷入困境。

1990年,因为当时厂长无法解决问题,临危受命的孙飘扬被扶正成为厂长,临危受命肩负重任。因为深入过基层,了解过市场,他很快就决定把研发“新、特”药作为突破口,力排众议把整个厂子一年的收入拿出来,砸下了中国医科院药研所新开发的抗癌药异环磷酰胺专利权,引进这个国家级新药。

这种孤注一掷的行为自然引起了全场轰动,遭到了不少反对的声音,但结果证明他的战略眼光十分独到,最终在那个抗癌药物极为匮乏时期,这款新药一上市顿成“爆品”。

凭借这个空白市场,连云港制药厂赚到了第一桶金。有钱之后,孙飘扬又开始研发手术用药等品类,1991年~1996年间,他主导研发了20多个新药,其中有5个被评为“国家级重点产品”,而药厂的销售额也在1996年突破亿元,再也不是那个一不留神就会倒下的小药厂了。

1750亿!医药首富夫妇身价逆袭路,从落魄小厂到年净利40亿

1997年,连云港制药厂完成改制,并变更为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彼时担任董事长的孙飘扬设立研发中心,随后成功研制出了抗肿瘤药奥沙利铂。

2000年,恒瑞医药在上交所挂牌上市,当时孙飘扬并未持股,企业上市与否对他并没有什么影响。

直到2003年恒瑞医药启动的股权分置改革,通过MBO方式(即管理层收购)方式,直到2006年股改完成,孙飘扬逐步成为恒瑞医药实际控制人,此后10多年间,孙飘扬持股比例达89.22%,剩余股权事实上是孙飘扬妻子钟慧娟在掌控。

恒瑞医药的主要产品是仿制药,且它的仿制药品种好、数量多、速度快、难度大,在药效上十分接近原产品,有些还出口到海外,包括标准最严格的美国。截止2019年10月10日,恒瑞医药总市值已经达到3679.34亿元。

化学老师到女首富

钟慧娟干练务实、作风低调,在她的带领下,豪森医药逐渐成为医药行业的一匹黑马。如今,恒瑞和豪森两家公司均为国内制药企业的佼佼者,在药物研发和仿制上居于领先地位。

1750亿!医药首富夫妇身价逆袭路,从落魄小厂到年净利40亿

1995年,她的丈夫和香港商人联合创办了一家医药公司,这家公司就是豪森药业的前身。第二年她辞职下海,以孙飘扬夫人的身份加入公司,因为缺乏经验,凭借勤奋好学的精神,她一步步从执行副总经理、总经理做到董事长和总荐股裁。

1997年豪森药业的第一款产品“美丰”投放市场,当年便实现超千万元的业绩。

豪森药业几乎可以说是全权由钟慧娟在管理,凭借过人的眼光和能力,在她带领下的豪森药业,逐渐成为医药行业的一匹黑马。现如今的江苏豪森成为我国最大的抗肿瘤和精神类药物研发生产基地之一。

当然,由于产品同质化非常明显,这家公司也经常被外界质疑是否存在利益输送关系。毕竟两家公司的领导人是对夫妻,业务结构也高度相似,业务线重合度也非常高,尤其是在抗肿瘤药领域上。

豪森药业的产品主要面向中枢神经系统、抗肿瘤、抗感染、糖尿病、消化道和心血管六大领域,共有13款主要产品,包括抗肿瘤药物普来乐、抗感染药物泽坦、糖尿病药物孚来迪等。

直到2019年6月,翰森制药登录港交所,而翰森制药的经营实体就是钟慧娟领导的连云港的“江苏豪森药业”,人们才开始承认这个女子的能力与手腕。

根据招股书数据,翰森制药在2016-2018年的营收分别为54.33亿、61.86亿和77.22亿,复合增长率达到19.2%,同期净利润分别为14.76亿元、15.95亿元及19.03亿元,复合增长率13.5%。

作为一家原研药企业,如此高净利润增长率这也使得豪森药业在赴港上市的生物科技企业中显得格外耀眼。

截止2019年10月10日,翰森制药的总市值已经达到1363亿,如果加上恒瑞医药的3679亿市值,这对夫妻可谓是掌控了5000多亿市值的公司,是当之无愧的医药首富。

创新助力成功

孙氏家族能够同时包揽“A股一哥”和“港股一姐”,与他们在创新研发上下的功夫分不开。目前,恒瑞医药保持了每年上市2-3款创新药的节奏,而豪森药业同样也有1款创新药。

恒瑞医药先后在国内的连云港、上海、成都等地成立研发中心,此后又于美国成立创新药物研究所;在日本和欧洲等发达地区,恒瑞医药也设有研发中心,已经有10多个创新药物获准在美国或澳大利亚开展临床研究。恒瑞的各个研发中心之间相互协作,分工明确,形成较为完备的创新体系。

翰森制药在创新药领域的布局也不输于恒瑞医药。根据规划,翰森制药将在2019年至2020年推出近30种在研药物,其中15种具有高增长潜力,包括4种1.1类创新药以及8种有首仿潜力的仿制药。

尽管两家企业目前所沿用的还是“首仿药+创新药”的产品组合形式,但创新药的比例已经在稳步提升当中。毕竟,在医药领域,只有不断创新才能永葆竞争力,两家也是充分认识到这一点,积极寻求创新药领域的新突破。

胡润研究院曾评论称;“厚积薄发的豪森药业,在钟慧娟的领导下大有赶超恒瑞医药之势。正在谋划的豪森香港上市,或将使钟慧娟的个人财富井喷。”评语字数不多,却意味深长,似乎拿孙飘扬、钟慧娟夫妻俩各自领导的企业——恒瑞与豪森作一番PK。

“花开并蒂”,“夫妻店”标签难拆。

这不禁让人们猜想,二者的合并会不会冲击万亿市值?

资料来源:雷帝触网、东方财富网、同花顺财经、环球老虎财经、爱就投、E药经理人、一波说、柳叶西红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