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发布联系QQ:2806149615

国泰航空股价创新低,背后老板浮出水面,原来是……-二次探底

股票学习论坛 股票学习论坛 08月14日

8月12日晚,中国民用航空局网站登出这样一则新闻:

民航局副局长崔晓峰在京应约会见了太古集团主席施铭伦。

国泰航空股价创新低,背后老板浮出水面,原来是……

▲图片来源:民航局网站

新闻越短信息量越大——

要知道,太古集团下属的香港子公司太古股份有限公司,正是国泰航空的最大股东。而后者,则因近期的种种争议性表现,面临前所未有的管理及信誉危机。

自7月底以来,太古股份股价已下跌逾20%。

此前多位行业内人士预计,香港机场如果继续瘫痪,将促使乘客转向附近的深圳,广州,珠海等机场,以及内地航司。如今,这样的影响已经显现。

下面我们来聊聊国泰航空的前世今生。

“国泰”名字由来

我们中国人有个称呼,叫做“Cathay”。

由于此航空公司要以亚太地区尤其是中国地区为主要业务区,就必须取一个有中国范儿的名字,我们中国人讲究典故。

在高人参谋下,两位创始人起了个绝对有档次的名字“Cathay Pacific”,Cathay音译为契丹,意义为中国。

立足中国,走向世界,迈出太平洋,Cathay+Pacific组成的国泰航空就这么建立了。

国泰航空股价创新低,背后老板浮出水面,原来是……

知道国泰的译名的,都了解其中的典故,国泰这个词儿,庄重严肃。

英国豪门掌控

国泰这个名字实在了太接地气了,很容易让人误认为这是我们自家的企业,不过事实上国泰航空却是一家彻头彻尾的英资公司。国泰航空背后的老板是英国的隐形豪门施怀雅家族

这个家族在100多年前就来中国经商,至今已经富过六代了。

施怀雅家族跟祁德尊家族、嘉道理家族一样都是在中国发家致富的外国豪门,而且他们都是不登上财富榜的,大部分人都不认识他们。

不过他们在香港可是非常有名气的能和香港的6大家族比肩。

施怀雅家族是太古集团的最大股东,太古集团则是国泰航空最大的股东。

1832年,施怀雅父子公司(Swire Son Co.)在利物浦成立,由英国商人、父亲约翰施怀雅(John Swire)、哥哥约翰撒缪尔施怀雅(John 股票app有什么好处Samuel Swire)和弟弟威廉哈德逊施怀雅(William Hudson Swire)共同创办。主要经营英国与欧美国家之间的进出口贸易。

四大洋行之一的太古洋行,就是施怀雅家族创办的。

上个世纪80年代,和记、会德丰分别被李嘉诚与包玉刚收购,而怡和也从香港迁址到百慕大,三大洋行已经在香港商界没有了影响力,只有太古股份依然在香港和中国内地顽强立足,经历了历史上的各种政治风云的动荡起伏和商业环境的变迁,始终没有被打倒,其业务反而越做越强,旗下业务从航运、航空、地产、交通运输、冷藏、贸易及实业、海运、农业到零售,无一不涉足,经营领域之广,资产规模的庞大,只有施怀雅家族的核心成员才能够盘点清楚。

国泰航空股价创新低,背后老板浮出水面,原来是……

在太古集团全球业务中,中国内地及香港地区的净资产规模占到了集团净资产的85%,在2016年的时候,仅航运和造船业务的净资产规模就达到了774亿元人民币。现在,其旗下香港旗舰公司太古地产(01972.HK)、国泰航空(00293.HK)和太古股份(00087.HK)三家公司的市值就超过2600亿港元。

70多年,太古集团跟一个美国财团一起成立了国泰航空,后来美国股东退出。国泰的股权架构就变成了太古控股7成,汇丰银行控股3成了。

国泰航空股价创新低,背后老板浮出水面,原来是……

施怀雅家族

国泰差点换帅

1987年2月,太古集团与汇丰银行以23亿港元向香港中信集团出售12.5%国泰航空股权。

中信成为国泰航空第三大股东,由荣智健及另一位中信高层加入国泰董事局。

国泰航空股价创新低,背后老板浮出水面,原来是……

荣智健是谁呢?

这个名字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太过于陌生,但是对于有一些年纪的人来说,可以用如雷贯耳来形容,他的一生,充斥了太多的因素,在各种方面的影响下,造就了今天的荣氏家族。

作为当时上海最知名的几个资本世家之一,荣氏家族享受了这个国家对待资本家的最高荣耀。

1986年,他加入中信香港公司、出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

当时,中信公司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而中信香港公司则被称为"窗口里的窗口"。

随后,荣智健大刀阔斧,不断对中信进行扩张,1991年下半年,中信泰富增发3亿多股新股给中信香港,用于收购中信香港持有的国泰航空股份。

但是之后并没有继续增持,而是投资了其他的产业,并在2002年成为中国首富。

而他之所以是没有继续增持,主要是因为国泰航空的股权架构,这家公司开始是由太古和美国公司创办的,之后太古的股份就已经占到七成,可以说牢牢地掌握着主动权,荣智健就算想收购,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国泰航空股价创9年半新低

不久前,国泰刚刚发布了2019年上半年的成绩单,上半年国泰航空实现盈利13.47亿元(去年同期为亏损2.63亿)。

今年是国泰为期三年企业转型计划的最后一年,去年国泰才刚刚实现连亏两年后的扭亏。

而近期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或将是对努力扭亏的国泰航空的又一打击。

8月9日遭民航局发出重大航空安全风险警示后,近两个交易日更是放量下跌。

7月22日至8月13日,国泰航空累计跌幅逾21%,市值蒸发逾100亿港元。

除投资者“用脚投票”之外,陆续有机构下调国泰航空的目标价及评级。

交银国际将国泰航空评级由“买进”下调至“中性”,目标价由16港元降至11.17港元。

工银国际更是直接将国泰航空评级下调至“强烈卖出”,将目标价降至6港元。

得道着多助,失道者寡助。

参考:第一财经、聚富财经、华山荟商学院、上海证券报(时娜 黎灵希)等

相关阅读